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新聞資訊

勇闖改革深水區 全麵助力降成本

發布時間:2017-03-16 14:22:51

      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顯示,去年全麵推開營改增試點,全年降低企業稅負5700多億元,所有行業實現稅負隻減不增。
  營改增是本屆政府最大的減稅舉措,2016年5月1日,隨著建築業、房地產業、金融業和生活服務業最後四大行業1000多萬戶納稅人納入試點範圍,營改增全麵推開。
  這並不是改革的終點。國家稅務總局局長王軍曾表示,隨著時間推移,企業經營管理會不斷改進,進項抵扣會更加充分,營改增減稅的效應會越來越明顯,對企業的支持會越來越有效。
  上海作為全國首個開展營改增試點的城市,自2012年1月1日至今已逾5年。近日,上海財經大學課題組曆時半年,充分利用大數據、互聯網技術,全麵分析評估了上海營改增5年實施情況及成效,形成了《上海營改增5年試點成效分析報告》,詳細解讀企業減稅這本“小賬單”,細算營改增對於改革激發新活力、涵養新稅源、助力上海轉型升級的“經濟大賬”。
  就營改增的下一步,國家稅務總局稅收科學研究所所長李萬甫、上海財經大學教授胡怡建、中央財經大學教授樊勇、國家行政學院教授許正中四位專家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全麵推開營改增已超過10個月,試點改革整體進展順利,取得了階段性成果,市場主體有切身感受,但下一步增值稅改革任務依然十分繁重。
  在今年的兩會上,營改增再次成為社會關注的熱點。全麵推開後,營改增給企業帶來了哪些實惠?營改增又將如何助力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推進?帶著這些問題,《每日經濟新聞》(以下簡稱NBD)記者對李萬甫、胡怡建、樊勇、許正中四位權威專家進行了專訪。


改革行業總體稅負隻減不增


  NBD:近幾年來的稅製改革中,最受關注的恐怕要數營改增了,營改增又與減稅有什麽關係?
  李萬甫:全麵推開營改增所釋放的“減稅紅利”,並非傳統意義上的稅收直接減免,而是通過稅種替代和課稅機製轉換等改革舉措來實現的,是營改增試點改革的最大亮點和價值所在。營改增試點方案的頂層設計,既承襲了原有稅製要素中優惠政策的規定,又製定出可行的過渡措施,確保實現了所有改革行業“稅負隻減不增”的目標。改革行業全部實現了總體稅負隻減不增的預定目標,隨著時間的推移,減稅效應會越來越大。
  NBD:但是自去年5月1日營改增試點全麵推開以後,AG娱乐也能看到有企業反映稅負不降反增。這又是怎麽回事?
  李萬甫:我想數據可以說明這個問題。2016年5月全麵推開營改增試點當月,四大行業中稅負上升的納稅人比例是3.9%。經過稅企雙方共同努力,到7月就降到了2%左右。到2016年12月,四大行業1078萬戶試點納稅人中,就隻有1.6%的納稅人,也就是17萬戶左右的企業存在不同程度的稅負上升問題了。
  許正中:企業出現稅負波動的原因是多方麵的,投資周期、資本構成、管理情況、政策熟悉程度等多種因素都會產生影響。由於企業情況千差萬別,在統一的稅收政策下,確實難以做到所有企業以及企業在所有時段的稅負都是降低的。


降成本也要靠企業


  NBD:有關部門曾再三強調所有改革行業“稅負隻減不增”的原則,對於這部分稅負上升的企業,還會有哪些措施?
  李萬甫:盡管當前稅負變化的趨勢是好的,但國家稅務總局仍會一如既往高度重視這個問題,全麵總結評估營改增情況,專題對1.6%左右的稅負上升企業開展分析研判。
  對企業共性合理訴求,將積極配合財政部研究完善營改增政策,及時發文解決有關政策及征管問題。另外,還將持續優化服務,對重點行業和短期稅負上升明顯的企業開展入戶輔導,幫助企業改進內部管理,用好用活營改增及相關稅收政策,讓更多企業獲得營改增紅利。
  NBD:您對這些企業有什麽建議呢?
  樊勇:營改增作為一項稅製改革措施,與直接減免稅不完全一樣,更需要企業根據製度要求的變化,相應著力改進和加強內部管理,以盡量多地享受政策紅利。
  舉個例子來說,2016年5月前後,一些地方出現了酒店業借營改增之名漲價的事件,引起社會關注。對此,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旅遊局和各地物價部門立即進行了處理,稅務部門也向企業詳細解釋了營改增政策,消除了企業誤解。
  2016年11月,國家稅務總局對餐飲住宿企業的實際減稅效果進行了“回頭看”。數據顯示,5-11月餐飲業實現減稅89.5億元,稅負下降50.65%;住宿業實現減稅38.9億元,稅負下降36.7%。特別是中國旅遊飯店業協會對333戶屬於一般納稅人,也就是規模較大的酒店進行了調查,結果顯示,與應繳納營業稅相比,這些酒店越是管理水平高的,更新改造力度大的,進項稅額抵扣越充分,稅負下降越明顯。
  許正中: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說明企業通過加強和改進內部管理、提升經營品質,對於盡量多地獲得進項抵扣從而降低稅負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上海發揮示範引領作用


  NBD:從2012年營改增在上海先行試點,到2016年營改增試點全麵實施,上海對我國營改增起到了先行先試、示範引領和積極推動作用。您主持的上海財大課題組是怎樣評價五年來上海營改增的效果?
  胡怡建:在我國經濟處於加快轉變發展方式攻堅時期,將增值稅製度引入服務領域,消除服務業內部以及服務業與工商業之間重複征稅弊端,是完善我國稅製的必然選擇,也是促進現代服務業發展,培育經濟增長新動能的迫切需要。
  上海是我國第一大經濟城市,自2012年實施營改增試點以來,上海營改增5年累計減稅總額達1967.3億元,並呈現逐年遞增的態勢。說明隨著營改增向縱深發展,減稅效果逐步得以體現,總體減負成效顯著。
  營改增在帶動投資、消費和淨出口增長的同時,順應了經濟發展的新常態,成為我國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最為實在有效的重要舉措之一,有利推動了產業結構優化升級。據課題組全麵測算,上海2012年實施營改增試點後,經濟結構持續優化,2011年至2016年,第一產業占比由0.7%降為0.4%;第二產業占比由41.3降為29.1%;第三產業占比由58%提高至70.5%,並逐年上升。營改增對上海經濟社會發展的巨大推動作用是顯而易見的。


營改增助力經濟轉型


  NBD:在經濟新常態下,營改增會怎樣助力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推進?
  李萬甫:全麵推開營改增有利於促進經濟結構進一步優化。營改增通過優化稅製結構進一步促進產業結構轉型升級,加快形成以科技創新引領的新經濟增長極。同時,營改增本身也屬於結構性調整政策,有效解決營業稅重複征收以及增值稅抵扣機製不完整導致的稅負偏重問題。
  全麵推開營改增有利於降成本、強結構、強動能。營改增所釋放的減稅紅利,為供給者提供了較大的發展空間。營改增也消除了服務業發展的稅收製度障礙,對於形成以服務經濟為主體的產業結構起到了重要作用。雖然營改增會減少財政收入,但是在給企業減負之後,市場活力進一步激發,給未來經濟帶來新的增長點,有力契合了供給側改革需求。
  全麵實施營改增也有利於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有力改變在生產流通領域不同行業麵臨著兩套稅製而帶來的稅負不公平狀況,促進市場主體規範化管理。
  NBD:不隻是營改增,近年來,國家有關部門頻頻推進稅製改革和減稅政策,請您簡單介紹一下近幾年來的主要措施。
  樊勇:除營改增外,稅務部門在簡政減稅方麵出台了一係列重要舉措,持續激發了市場主體活力。包括:先後四次擴大小型微利企業減半征收企業所得稅政策適用範圍,從年應納稅所得額3萬元逐步提高至30萬元;兩次放寬小微企業免征增值稅、營業稅條件,從月銷售額5000元提高至3萬元;兩次擴大研發費用加計扣除政策範圍,在全國範圍內推廣中關村稅收優惠政策;有序擴大高新技術企業認定範圍,簡化認定手續;還對6個重點支持行業實行更加優惠的固定資產加速折舊政策,而後擴大至10個行業,等等。
  NBD:這些措施是否切實降低了企業負擔?
  李萬甫:當然是的。隨著上述以減稅為主要內容的一係列稅製改革和優惠政策持續加力,稅務部門組織的稅收收入增幅從2012年的11.3%下降至2016年的4.8%,下降了6.5個百分點,比同期GDP增幅降得更多。盡管這其中有多種因素,但減稅無疑是重要原因之一。按照下一步改革要求,將進一步完善營改增後續政策,簡化稅率結構,由四檔稅率簡並至三檔,進一步營造簡潔透明更加公平的稅收環境,助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企業轉型升級,鼓勵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對經濟穩增長和市場增活力起到重要促進作用。
 
  專家觀點
  改革行業全部實現了總體稅負隻減不增的預定目標,隨著時間的推移,減稅效應會越來越大。——李萬甫
  將增值稅製度引入服務領域,消除服務業內部以及服務業與工商業之間重複征稅弊端,是完善我國稅製的必然選擇。——胡怡建
  營改增更需要企業根據製度要求的變化,相應著力改進和加強內部管理,以盡量多地享受政策紅利。——樊勇
  由於企業情況千差萬別,在統一的稅收政策下,確實難以做到所有企業以及企業在所有時段的稅負都是降低的。——許正中

熱門資訊

推薦閱讀